举报

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食来孕转穿成豪门少奶奶精彩节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作为一名御厨,陆向晚最膈应的就是门外汉对她的作品评头论足,更逞论指责她往里面加“不干净的东西”。

笑话!她做的菜品都是供给各位主子的,半分差池都不可能有!

很快陆向晚就知道了答案。

“陆小姐,事关暖暖的身体,你还是老实交代吧。”

杜芊儿从霍枭沉身后走出来,神情严肃:“我分明看见你往里面加了包白色的粉末,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什么粉末?

陆向晚刚想说话,就被暖暖打断。

“你不要诬陷我妈咪,我都没有看见你说的粉末!”

小家伙生气地挡在陆向晚面前,摆出一副母鸡保护小鸡的架势,凶巴巴地说。

“暖暖,你不要任性,如果不问清楚,暖暖的身体会很痛的。”杜芊儿耐着性子劝说。

暖暖生气地瞪着杜芊儿:“你在撒谎!糖水是暖暖看着妈咪做的,妈咪才没有往里面加白色的粉末!”

这个阿姨好坏!怎么可以骗爸爸?

然而,在暖暖和杜芊儿一来一回的“斗嘴”中,陆向晚蓦地想起了什么。

她冷笑了声,问一旁的佣人:“李妈,方才我在做糖水的时候,你全程在厨房里看着,可有看见我往里加东西?”

若是连这之中的门道都想不明白,她陆向晚早就在进宫的时候就糊里糊涂丢掉性命了!

李妈摇摇头:“没有。”

“你现在去我房间,把那碗糖水端下来。”

听到这句话,李妈似乎也懂了什么,朝杜芊儿投去若有所思的一眼。

最初那碗糖水被端下来之后,陆向晚镇静自若地对霍枭沉道。

“既然你不相信我,你现在找人过来鉴定这两份糖水哪份加了东西,如果是最初这碗有问题——”

她直勾勾地看着杜芊儿,一字一顿地说:“问李妈有谁碰过这份糖水就知道了。”

这话一出,杜芊儿的脸霎时间变得惨白。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原本给陆向晚设下的陷阱,最后居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眼看着霍枭沉拿出了手机,杜芊儿急忙制止他:“等等!”

霍枭沉停下动作,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不好意思,当时我低血糖犯了,人有点晕,可能看错了,误会了陆小姐。”

她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陆小姐,对不起,你,不会介意的吧?”

“当然不介意。”当着孩子的面,陆向晚也不想闹得太难看。

“枭沉哥哥,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事,就不多留了。”

这贱人有点不对劲。

她不是得了重度抑郁症吗?怎会突然性情大变?

但她来不及多想,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她多留。

杜芊儿朝霍枭沉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几乎是落荒而逃。

“爸爸,暖暖不喜欢这个阿姨。”

杜芊儿离开后,暖暖揪住霍枭沉的衣袖摆了摆:“能不能不要让这个阿姨再来我们家了?”

“妈咪生病了,阿姨是来给妈咪看病的。”面对暖暖,霍枭沉总是有用不尽的耐心。

小团子撇撇唇,不情不愿道:“好吧。”

安抚完暖暖,面对陆向晚时,霍枭沉又变回了那副冷淡的模样:“妈让我们明天回家吃饭。”

陆向晚从记忆里扒拉原主与霍枭沉母亲相处的片段,禁不住扶额。

看来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第二天中午,陆向晚带着暖暖,同霍枭沉一起回霍家老宅。

霍枭沉的父亲两年前就去世了,如今的老宅只剩下霍母一人。

“奶奶,暖暖回来啦!”

暖暖一下车就扑进霍母怀中。

霍母向来疼爱这个孙女,当即就一口一个心肝宝贝哄着。

陆向晚有抑郁症,再加上霍母极其不待见陆向晚,霍枭沉很少带陆向晚回霍家老宅。

因而霍母在看见陆向晚那一刻,脸色立马黑得跟煤炭一样。

她冷哼一声,对霍枭沉道:“快进来吧,芊儿在家里等很久了。”

闻言,陆向晚的步子一顿。

杜芊儿也在里面?

果不其然,一进老宅大门,杜芊儿便如同女主人般出来迎接。

“枭沉哥哥,你回来了!”

见到陆向晚,杜芊儿装作很意外地说:“陆小姐,你怎么也回来了?”

陆向晚轻笑道:“这里也是我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

陆向晚话里有话,杜芊儿怎么会听不出来?

然而他们现在是在霍家,即使杜芊儿暗地里将一口银牙都咬碎了,也只能笑脸相迎。

“陆小姐误会了,你素来少回老宅,所以我才这么惊讶。”

陆向晚懒得理会她话中的讽刺,跟着小团子进屋。

霍家代代经商,富可敌国,老宅更是修葺地如同宫殿一般,看得陆向晚不禁惊叹。

就算是皇宫,也是远远比不上霍家老宅的。

他们到的时间正是饭点,霍枭沉见到空无一物的饭桌,疑惑地问:“妈,不是说回来吃饭么?”

霍母下意识与杜芊儿对视一眼,随即道:“早上老宅的厨子突然请假回了老家。”

霍枭沉点点头:“那我让人送饭菜过来。”

“不用了!”杜芊儿急忙道,“上次听暖暖说,陆小姐的厨艺很好,不知道能不能请陆小姐露一手?”

听见杜芊儿是在夸自己妈咪,暖暖也顾不得要讨厌她,抬头挺胸:“没错,我妈咪做饭可好吃了!”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若是她拒绝,或是做的饭菜不好吃,肯定会借机责骂她不够贤良。

陆向晚心中不屑,但依旧落落大方地答应下来:“那我只能献丑了。”

既然她们想用厨艺羞辱她,那她就用这一点狠狠打脸回去!

“我的胃不好,一个小时后必须吃上新鲜的饭菜。”霍母凉凉开口。

“您放心。”陆向晚信誓旦旦,“一个小时后,绝对让您吃上满意的饭菜。”

霍枭沉若有所思地望着陆向晚离去的背影。

结婚四年,他哪能不知道陆向晚会不会做饭?

尤其是当他看见陆向晚胸有成竹地走向厨房时,心中狐疑更甚。

他总觉得这几天的陆向晚,和他之前认识的陆向晚不一样。

厨房内的陆向晚并没有时间思考那么多。

她答应地轻巧,实际上要在一个小时内做出一顿饭格外困难。

更何况霍母养尊处优,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普通的饭菜压根就糊弄不了她。

“妈咪,暖暖来帮你!”

小团子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进来,好奇地望着陆向晚在冰箱里搜寻食材。

她听见暖暖的声音,不由得莞尔:“暖暖等着吃就好。”

陆向晚一旦全身心地投入到做菜中,便很难被外界所影响。

因此也没有注意到暖暖什么时候从厨房里跑了出去。

直到霍母冲进来,狠狠朝她甩了一耳光:“陆向晚,你到底是怎么做妈的?孩子不见了都不知道?”

同类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