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团宠小祖宗渣了总裁后她翻车了精彩节选

奢华的酒店流光溢彩,穹顶悬梁着巨型水晶灯折射出闪耀的光芒,女孩儿穿着一席洁白昂贵的婚纱,娇艳的唇釉点缀着的绝美容颜。

还有十二分钟就要举行结婚典礼。

门外,新郎依旧没有来。

周围人小声的议论、幸灾乐祸的嘲笑和讽刺息声传进耳里,婚纱裙下,白若的手紧紧攥在一起,眼底泛着冷意。

“华城第一千金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被人逃婚!”

“呵,这就对了!她那个孔雀开屏的大小姐脾气,出了名水性杨花!谁能和她这种人结婚才叫瞎了眼,也不怕被戴绿帽子!”

“怪不得婚礼不公开新郎的名字,原来是怕被人逃婚!我听小道消息,新郎很可能姓祁!如果真是祁家那位,估计用不了明天就闹得满城风雨了,白家和祁家会不会交恶?”

“祁家的人怎么会看上白若?新郎肯定另有其人,更何况真砸了婚礼又怎样?白家可不会管白若一个名声烂透的无能草包!也就顶着个白家大小姐的空名罢了!”

白若垂眸,发丝半遮眼睑中的危险,她已经隐约清楚新郎——祁钰,他不会来了。

而她,今日之后将会成为上流社会所有人的笑柄,除非……

有人愿意代替新郎,娶她!

白若目光定了定,看向礼堂一角正在和人交谈的男人。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男人阴寒冷厉的容颜让人畏惧,薄唇紧抿,浑身散发着冰冷禁欲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白若脸上的笑容几乎调整到完美,拖着婚纱洁白的裙摆,在满席宾客的议论声中,一步一步向角落的位置走去。

水晶鞋的声音,踏在光洁的大理石面,噔噔作响,清脆的声音能把人心震碎。

哪怕是新郎消失这种非议,也掩不住她骨子里的高傲和尊严。

“封少,好久不见。”

白若的声音甜娆,犹如清莺,让人不得不去注意她,又不会给人任何的不适感。

婚礼女主角的到来,让正在和封琰谈话的男子停了下来。

然而封琰只是淡淡蹙了下眉,并没有给她任何一个眼神。

似是早就猜测到男人的反应,白若唇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

像是平常的交谈,白若浅浅开口,“听说封少的弟弟身体抱恙,患了一种恶疾,至今昏迷不醒?”

闻言,男人终于侧过头看向白若,浓眉下的眸忽变得如化不开的墨,缓慢又危险。

开口,语气平静无波,却轻易让人全身冰冷,“白小姐,与你无关。”

白若不置可否的轻笑,双目直视着男人森冷凉薄的眸,“方便过去聊一聊吗?我有一笔买卖想和封少单独谈谈。”

“我们很熟吗?”封琰挑眉,微带冷笑的声音透着几分戾气。

白若惊讶的瞪大了美眸,似是听到了什么极不可置信的事,有些震惊,“抱歉了封少,是我打扰,我一直以为封少很关心自己弟弟的身体状况,想要帮忙献一份大礼。”

话音刚落,白若抬眸看向封琰冷厉的俊颜,唇角微笑道,“可没想到在封少眼里,您弟弟的死活,好像并不重要呢……”

白若的话像是戳中了男人的死穴,男人原本冰冷无波的凤眸里暴戾突显。

眼底酝酿着风暴,恐怖的能把人撕碎,沉声道,“白若,不要试图触碰我的底线。”

白若被男人的气势震了一下,绝美的脸颊有一瞬间的苍白,脊背已经崩到极致。

紧咬着唇,努力和男人居高临下的视线平齐。

换做往常,白若绝对不会选择和封琰这种恐怖的男人对上!可是现在新郎不在,她根本毫无选择……

想到祁钰那翩然决绝的样子,白若心脏的位置隐隐抽疼的难受。

最爱的却人伤她最深,今天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拜祁钰所赐。

他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讨厌到要用逃婚毁掉她人生最美好的时刻,羞辱她?

白若手指紧攥,看着封琰,眸里的执着坚定的可怕。

“我有办法救你弟弟,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她手里有几项已经成熟的科研成果,她认识一个朋友,对方那里,有可以治愈封琰弟弟病疾的药方,她可以用自己的专利和对方换。

一个尚未公开申请专利的项目,去换一个配方,甚至连对方的核心技术都拿不到!

这是一个血亏的买卖,但是白若丝毫不在意。

专利是知识研究的,没人能抢走她脑海里宝贵的知识。

知识是可再生资源,可这个婚没有新郎,绝对不行!

她丢不起这个人!

白若紧咬着泛血的唇,柔软的唇瓣已经被她咬的不成样子。

这幅模样看在外人眼里,有种说不清的脆弱又绝美的风情,犹如一朵盛开的玫瑰,待人折枝,一览瑰芳。

“你娶我。”

闻言,男人泛着寒芒的黑眸骤然微缩,眼底弥漫的嘲讽和嘴角的讥笑,让白若心疼的滴血。

像是一根尖锐的钢针,戳的她鲜血淋漓。

封琰抬眸,第一次正式观察起眼前这个口出狂言的女人,准确来说应该算女孩儿。

薄汗浸透了她耳边的发梢,此刻正低垂着头。

纤细的手指紧紧绞在一起,即便面上努力保持镇定,可微慌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封琰眸中暗雾沉沉,荒芜凉薄的眼冷冷俯瞰着白若,此刻,怕已是极怒。

一字一顿,敲碎了白若愈见苍白的脸颊,“你做梦。”

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怎么敢说“娶”这个字眼?

封琰晲着眼讽笑,这真是他有生以来听到过最大的笑话。

白若指尖攥的出血,手颤的不成样子。

男人毫不留情的话几乎让她失控,大脑却不停的向她下达指令,要冷静……冷静。

现在还不能翻脸,不能得罪眼前这个男人。

她的婚礼还得靠他!

其实她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他名义上娶自己,只走个过场,而她帮他救他亲生弟弟的命。

可关键在于,封琰弟弟的病太重了。

那是请了多少国手名医、海外顶级专家联合会诊都治愈不好的重疾。

所以如今被这个男人拒绝,也是理所当然,封琰并不相信她说的话,这场交易在他眼里,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同类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