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嫡女罗刹倾天下精彩节选

“雪儿,不得无礼!”夏崇沉声冷喝,脸色微白。

景王殿下好心解围却被泼了一盆冷水,这令在座宾客也都是白了脸。那可是皇亲贵胄啊,能跟他说上一句话都得谢天谢地谢祖宗,这夏大小姐竟在太岁头上动土。

“公爷言重了,夏小姐说的是,今儿是公爷封妻之宴,哪有子女可以擅自离席的。是本王考虑不周,失言了。”杨琰儒雅淡笑,轻描淡写一语带过。

杨琰一身明紫色八爪蟒袍,头戴镶金滚边冠,腰佩羊脂白玉,一袭轻扇挥舞手中,端的是翩翩君子,风度绝佳。

这是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气度。

宾客诧异连连,堂堂景王殿下竟如此屈尊降贵,不由夸赞景王不以身份欺人,心善仁厚。

夏浅雪别过头,这就是杨琰。每句话每个举动都带着他的目的,无时无刻不在算计。

“姐姐,你便快将你的礼取出来,可别误了时辰。你这一口一个恭敬又两手空空,莫不是婉儿调皮将你的礼藏起来找不着了?”夏飞瑶见她身侧婢女都没有,哪有个送礼的样子,噗嗤笑出来。

“瑶儿,休要胡说。”赵氏面容姣好,眉眼如黛透着亲和慈祥。她轻语即止,既温柔喝住了女儿又未多言显得喧宾夺主,这分寸拿捏得甚是妥当。

“我何时胡说了,娘平日就是太宠着姐姐,才让她院里那些个下人越发骄纵,天天跟婢女丫头们姐姐妹妹的乱叫一通。国公府嫡小姐出身,哪能跟奴籍的下人平起平坐,说出去也不怕让人笑话。”夏飞瑶阴阳怪气的翻着白眼。

“瑶儿,你这越说越浑了。雪儿心慈,体恤下人才跟她们姐妹相称。横柳院内哪个婢女不是乖巧听话,没有半点越矩,你得多跟雪儿学学。”赵氏苦口婆心劝着,目色温柔望着两个女儿,任谁看了都觉得她是贤妻良母。

但外人不知,夏浅雪的横柳院只有婉儿一个婢女。

夏崇满意地点点头,满目温柔将赵氏轻拥在身边:“你对雪儿视如己出,我也就放心了。以后公府后院大小事务你便协同管家一同处理,以后我们一家人就这么其乐融融,共享天伦。”

赵氏面容绯红,浅浅一笑。

夏飞瑶有意无意朝身边的夏浅雪瞟了一眼:“甚好,后院在娘手里管着,那些藏着坏心眼的魑魅魍魉,以后都没得跳脚。省得又闹出什么婢女带着主子不慎失足落水的丑事,白白令人笑话。”

宾客中都变了脸色,对夏浅雪也是投去几分蔑视。

冰冷的目光便是杀人诛心的锋刀,夏浅雪冷冷一笑,那天碧珠悄悄来跟她说景王要见她,将她带到抹了青苔的风绿池边,故意推她落水。只要碧珠不认,她就脱不了偷窥景王的污名。

碧珠立在夏飞瑶身后,挺着身子,脸色三分倨傲。

“娘,你可不知道。方才女儿在院内听到姐姐嚷嚷说张嬷嬷犯了家法,逼着张嬷嬷磕头求饶。要不是女儿及时赶到,嬷嬷这么大岁数了,还不知道会如何呢。”夏飞瑶悻悻躲到了赵氏身后。

“什么!瑶儿你说的是真的!”夏崇忽而愠怒,眉眼翻起。

“我怎敢欺骗爹爹,横柳院里好多婢女都听见了,不信爹可以问啊。”夏飞瑶理直气壮,反正那些去传首饰的婢女都是她们院里的人,绝对不会向着夏浅雪。

夏崇心中一怒,正要唤人之际却瞥见景王杨琰在席间听着,这家丑不可外扬,登时将想说的话都吞回了肚子:“即是犯了家法便交由管家处理,国公府家规严明,是非黑白自有定论。”

夏飞瑶噘嘴不服,手中一紧是被赵氏紧紧握住。她心中会意,登时也是闭了嘴。

杨琰见他们面色窘迫都不说话,宾客也是默然不语,眉头轻扬微微一笑:“方才听说夏大小姐想以诚心感天,求天赐甘霖。本王倒是好奇,这晴空万里的,何来一点一滴的雨?”

夏浅雪抬头望天,目色幽深。

她记得,这一天狂风大作,暴雨侵袭,将满座宾客都淋成了落汤鸡。好好的典礼是败兴收场,不欢而散。

“景王殿下问话,雪儿你还不快作答。为娘平日不是常教导你女礼为上,怎的你今儿又使性子了。平时闹闹就罢了,外客在前可千万收敛些啊。”赵氏眉梢若蹙,双手绞在一起,看似焦急担忧

夏崇脸色一青,嫡出的小姐苛责下人,还对亲王无礼,这样下去不得将自己英国公府的颜面给丢尽了。

夏浅雪眸光轻收,抬目望向赵氏就是一记眼刀:“景王殿下问的是我,嫡母如此遵循女礼,为何擅自开口插话?”

赵氏脸色煞白,咬紧下唇,目中满是不可思议跟诧异。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榆木脑袋夏浅雪吗,怎如此言辞凌厉。

“姐姐,娘是念你身体抱恙精神不振,怕你唐突了景王殿下惹出莫须有的误会。殿下宽厚待人,但我们英国公府世代簪缨也不能因为殿下宽仁就无礼无貌啊,你这般误会娘,真是枉费娘如此为你着想。”夏飞瑶轻叹摇了摇头。

她们母女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比那戏文里唱的还精彩。

夏浅雪前世不知,还真当赵氏对她体贴入微。她也是念及赵氏的情面她才会让杨琰纳了夏飞瑶为侧王妃,以至于犯下滔天大错。

赵氏双眼湿润,楚楚可怜:“雪儿这几日缠绵病榻,没备下礼也情有可原。让天下雨就是痴人说梦,她这空口胡说没大没小的性子也是妾身惯的,一切是妾身管教不严都是妾身之过。”

夏崇一阵心软,狠狠瞪了夏浅雪一眼:“无礼备下便罢,苍天神灵在上,哪容你玷污!口出狂言岂不宾客都看了笑话!还让嫡母给你顶错!回去给我将女礼誊抄百遍!”

他怒视着夏浅雪,双目圆瞪似是要冒出火来。

赵氏见状是眉梢微喜,但手中却扯着夏崇的袖子,佯装委屈地摇头。夏飞瑶则立在一边偷笑,母女二人都是心中窃喜,等着看夏浅雪遭殃。

话音未落,只听重云之上惊雷炸响,残云卷曲一团黑龙从云层中腾跃而出。

轰隆一声!大雨倾下,如被斩断的钢珠细丝,毫无预兆便向人间坠落!

宴席中凌乱一片,众人奔忙不及已是被雨珠打得睁不开眼。

夏浅雪低头冷笑,清澈的玉珠沿着她那精雕细琢的脸颊缓缓而下,勾勒出一层完美的弧线。

冰冷的雨珠倾身而下,但她的眸光却毫无波澜。

忽而,她身上的冰凉倏而消失。

一顶水蓝色油纸伞赫然出现在她眼前,映着那乌黑浓密的天空,形成一种变幻莫测的色彩。

一人轻执雨伞,静静立在她身后。

夏浅雪回眸,呼吸徒然一滞!

同类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