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一世枭雄精彩节选

病房内消毒水的味道很臭,很刺鼻。

陈北伐睁开眼睛。

“吾乃鬼医老祖,汝得吾之传承,济不济世,救不救人无所谓,但绝对不可辱没鬼医之名……”

谁在说话?

嗡——

他脑袋快要炸开,多出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

鬼医道,神农经,武道技法,炼气法门,符篆相术……

这些记忆光怪陆离,包罗万象。

“我去,什么鬼?”

“难道小说看多了,在做白日梦?”

陈北伐喜欢看网络小说,猪脚的逆袭之旅,都是从这种奇遇开始的。

怎么可能?

他运气一直很衰,就算踩了狗屎,这种好事怎么能砸到自己头上?

小妹的手术还顺利么?

想到小妹,陈北伐跳下病床,向门外冲去。

健步如飞!

“我的腿不是——”

他身形一震,下意识低头看去,不禁怔住了。

他居然看到了自己的腿骨?

洁白如玉,完好无损!

就像不曾断过一般!

这什么鬼?

该不会是做梦吧?

“灵气百炼体,锻石为玉。”

“鬼眼分阴阳,掌控生死。”

陈北伐脑海响起一个机械而古老的声音。

不是梦,是真的?

陈北伐疑惑,扯下纱布,头上的伤口也奇异般消失,就像从没受过伤。

我去,这是——真的?

陈北伐声音都在颤抖,心中无比激动,这下小妹是不是就有救了!

陈北伐风一般冲了出去,来到小妹所在的病房。

一个丰乳肥臀的护士一脸不屑看着他。

“你说这床的病人?前天晚上招呼没打一声就拉走了!哼,死穷鬼,看不起病,就别往医院送,净给我们找麻烦!”

“前天晚上就拉走了?”

陈北伐身躯一震,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陈有德为了私吞手术费,放弃了治疗。

这混账事儿,他真干的出来!

“陈有德,你个混蛋!”

陈北伐眼睛充血,掏出手机就打电话,却提示关机。

“该死!”

陈北伐立刻赶到家,房间里传来一阵悉悉率率的声音。

他快步上前,推门一看。

刹那间,陈北伐怒火冲天,眼眶瞪得都快裂开了。

一个老头儿正压在小妹身上四处乱啃,欲行不轨。

“混蛋!”

陈北伐怒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惊雷般的喝声,吓得极度亢奋的王老头魂儿都没了,瘫软在地。

看是陈北伐,他先是吓了一跳,而后讪笑道:

“嘿。大、大舅哥——你回来了。”

“滚泥马的!”

陈北伐愤怒一脚。

砰!

王老头滚地葫芦般飞了出去。

陈北伐上前,连忙拉起毯子遮住小妹暴露的春光。

王老头从地上爬起来,眼神怨毒的盯着陈北伐:

“小兔崽子,你特么敢打老子,活的不耐烦了?”

“告诉你,小兔崽子,你爹陈有德十万块将丫头卖给了老子,现在她是老子的人,是我的奴隶。”

“老子特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特么管不着。快点滚,不然老子让人废了你!”

“陈有德——”

陈北伐双眸喷火,宰人的心都有了。

他目光冰冷的盯着王老头:

“滚,不然我今天就拆了你这条老骨头!”

王老头冷笑:“小崽子,老子上次吃了亏,今儿可是有备而来。”

“来人,把这小崽子腿给我打断咯。”

两个魁梧大汉走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向陈北伐动手。

“滚——”

陈北伐准备拼命,一拳轰出。

砰!

咔嚓!

一名魁梧大汉如遭雷击,破沙袋般横飞出去,手臂折断。

“这——”

陈北伐一怔,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老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玛德,看老子今儿不把你们打出屎!”

陈北伐犹如虎狼,主动出击,又一拳下去。

砰!

另一名魁梧大汉倒地。

王老头惊悚的看着陈北伐,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猛了?

他整个人都惊呆了,浑身如筛糠,吓得尿了出来。

“我、我可是王家老太爷,你要是伤了我,没好果子吃——”

“我去尼玛的!”

陈北伐一巴掌抽了过去。

王老头应声倒地,满口金牙都被打飞。

陈北伐真恨不得一脚踩死这老淫狗,然后成为一个光荣的通缉犯,带着小妹亡命天涯。

为了一条土埋到脖子的老狗,犯不着!

当然,小妹要真被玷污了,哪怕杀人,他也要报仇。

陈北伐开启鬼眼,双眸漆黑一片,犹如两个黑洞。

鬼魅!

邪异!

他看到,王老头酒色过度,死气缠身,还有三个月可活。

“老子就送你一程,免得再祸害小女孩儿!”陈北伐心中冷笑。

鬼眼分阴阳,掌控生死。

陈北伐能让他生,也能让他加速死。

他冷冷吐出一个字。

“滚!”

王老头落荒而逃。

临走前放下狠话。

“小崽子,这事儿没完——”

陈北伐却是邪魅一笑。

你能活过三天再说吧!

回到家,王老头就大病一场,抢救三天,最后嗝屁在手术台上。

陈北伐望着小妹,心疼道:

“小妹,哥以后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

陈北伐眉头一皱,小妹眼上怎么蒙了一个白色布条?

解开布条,他整个人如遭雷击,怔住了。

小妹的眼睛——

怎么没了!

只有两个血肉模糊的肉窟窿。

怎么会这样?

这么会这样?

陈北伐不愿相信,也不想相信,但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

陈有德将小妹的眼角膜卖了!

虎毒尚不食子啊。

“陈有德——”

这一刻,他杀意冲天,倾尽黄河之水,都难以浇灭他心中的怒火。

陈有德,这个事儿若真是你干的,就算死,我也要杀了你,为小妹讨回公道!

不知过了多久,陈北伐冷静下来,立刻调取脑海中的记忆,寻找救命之法。

鬼医道奇诡精妙,博大精深,有很多活死人、肉白骨的奇异法门。

但却无“再生眼球”之法。

失望之际,陈北伐意外发现脑海深处,悬浮着一块记忆禁区,黑幽幽的,类似魔方,散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气息。

就像一个无尽黑洞,要将人的灵魂吞噬,非常可怕。

陈北伐管不了太多,直接入侵,意识进入一片血色世界,里记载着半部极为邪恶的禁忌功法——天魔诀!

半部天魔诀,屠尽诸天神佛!

所谓半部,不是功法有残缺,而是功法的创造者,开创至一半,已是横推诸天,万界无敌,立于巅峰之境,却意外发现前路断了。

走不通,无法抵达彼岸。

他信念世界崩塌,陷入疯癫,进行各种尝试,希望能开辟出一条路。

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从此神秘消失,只留下半部天魔诀。

鬼门老祖就是修炼了这半部天魔诀而陨落,只留下一丝残魂,寄于古玉。

陈北伐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谁练谁死?

我去,这不是坑人的要命功法?

但若将天魔力修炼到第四重,就有能让小妹肉眼重生,得见光明?

要命功法如何,禁忌、邪恶又怎样,只要能救小妹,哪怕堕入地狱,化身成魔!

亦无悔!

“小妹,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哪怕只有一丝机会,哥都会让你重见光明!”

陈北伐暗暗发誓。

他作出决定,便不再多想,收敛心神,开启鬼眼,一眼看出小妹的病根。

脑颅有死血块压迫神经,致使昏迷不醒——

真气通灵,能化解血块,让小妹恢复意识!

陈北伐还没修炼,体内空荡荡的,只残留一丝灵气,根本不够用。

“灵丹!”

陈北伐捏爆那块碎玉,掌中出现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血色灵丹。

修炼天魔诀,门槛儿要求极高,必须服下灵丹,洗精伐髓,淬炼体魄,否则可能会爆体,九死一生。

此时,陈北伐却顾不了太多。

他看过都市修仙小说,灵药威力太大,普通人无法承受,所以切下一小半,给小妹服下,并用鬼眼观察。

灵丹效果神奇,很快小妹脑中死血块消失,苏醒过来,气血也恢复不少。

“哥,我在哪,我怎么了?”

陈曦道:“哥,是停电了么,怎么不开灯啊?”

陈北伐心中难受,深呼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故作轻松道:

“小妹,你眼睛病了,暂时看不到东西。不过医生说,不用担心,过段时间就好了。”

陈曦天真烂漫道:“哥,要多久我才能看到天空中自由飞翔的小鸟?”

她很想变成一只无拘无束的小鸟。

陈北伐道:“两、三个月吧。”

“哥,给我看病,是不是花了很多钱。爸他——会不会再让我嫁给那老头子换钱——”

陈曦露出恐惧之色,颤声道:“哥,我怕——呜呜呜。”

陈北伐抱住陈曦,道:“小妹,不怕。以后没人再能欺负你!”

他为小妹系上布条:“小妹,医生说,你的眼睛很容易感染。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取下,知道么?”

“嗯。”

轰隆隆——

房塌了,墙倒了。

一群人冲了进来。

“哟,这不是陈北伐么?”

周空带人走进来,看到陈北伐,不由一愣:“你现在不应该在医院躺着?”

陈北伐缓缓起身,盯着周空:“周空——”

看到陈北伐站起身,周空整个如同见鬼一般,不可思议望着他,惊呼道:

“你、你的腿不是瘸了么?”

周空觉得自己被骗了,杀气腾腾道:“好你个陈北伐,敢坑老子?”

陈北伐望着周空,冷声道:“我问你,你来做什么?”

周空冷哼:“哼,你难道不知?陈有德已经将这四合院卖给本少爷,我们周家要在这建造一个星级大酒店,再搞一个美食广场,日进斗金。”

“卖房?”

陈北伐眉头一皱,陈有德卖房,要卷钱跑路?

周空阴冷笑道:“陈北伐,今儿老子就让你知道坑老子的下场!来人,断他一条腿,丢出去。”

陈曦急声道:“不要打我哥哥!”

“臭三八,老子说话,你特么插什么嘴,滚犊子!”

周空抬手一巴掌,陈曦翻倒在地,嘴角溢血。

“周空,你特么找死!”

陈北伐眼眸发红,如一条“疯狗”冲了出去,大手拎起周空,大嘴巴子不要钱的甩了过去。

啪啪啪——

周空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恶毒叫道:

“你们特么都眼瘸啊,给我上,弄死他!”

不是周空的人眼瘸,而是陈北伐动作太快,他们都看傻了,没反应过来。

“草你麻痹的,快放开空少!”

“小子,敢打空少,活腻歪了。”

“哥几个,一起动手,废了他丫的!”

四五人抄起家伙冲向陈北伐。

陈北伐拎起人肉武器“周空”砸过去,四五人翻倒在地,筋断骨折。

“打我小妹?”

陈北伐杀神般上前,抓小鸡娃般,单手拎起周空,大嘴巴子一顿狂抽。

啪啪啪!

啪啪啪!

清脆的响声,欢快的节奏,带着一点儿交响曲的感觉,让人心情愉悦!

“哥,北伐哥,亲爹,爸爸。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招惹你了,求你,求你不要再打了!”

周猪头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悲天抢地的哭喊求饶。

看着前女友的现男友,昨晚还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周空,死狗一般跪在他面前求饶。

陈北伐心中只有一种感受。

爽!

痛快!

解气!

但陈北伐会这么轻易放过周空么?

“你的下半生——将会在轮椅上度过!”

他的声音透着一种的魔性,深深看了一眼周空,抱起小妹走出房间。

“麻辣隔壁的,敢诅咒老子,找死。你们傻愣着干嘛,还不快去码人,弄死这个狗日的!”

周空恶毒道,刚要起身。

但——

下一刻,毫无预兆的瘫在地上。

“啊,这、这怎么回事?腿,我、我怎么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周空面无人色,完全吓懵了,完全感觉不到下面三条腿的存在。

确切的说,腰部以下,下半身全无知觉,周空这人算是报废了,挣扎两下,昏死过去。

这是鬼医道中的截脉手,截断了周空腰部以下的神经脉络。

陈北伐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却也有自己做人做事的底线。

滴水之恩,十倍报之。

有仇必报,百倍还之。

你废我一条腿,老子就让你轮椅下半生。

走出门,回头看了一眼化为废墟的四合院,陈北伐怒从心头起,眼中煞气冲天。

“陈有德,哪怕上天入地,我都要找到你,为小妹讨回公道!”

同类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