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阮软楚御墨精彩节选

阮软在脑海里搜寻着。

她怎么都想不起原主有哪里惹到了秦钰,竟然要被她这样针对?

“对不起啊,亲爱的。”秦钰小声说,“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她这副样子,用现代的词怎么说来着?一股浓浓的绿茶味扑面而来!阮软笑笑:“没事,谣言止于智者。”

“你什么意思啊!”刚刚那个很热情的女演员,此时对阮软横眉冷对。

阮软淡淡瞥了她们一眼,并不言语。

她深知只有实力才有话语权,否则任何解释都会成为他们眼中的狡辩。

但此时的沉默,却仍然被认为是心虚。

那个女演员气焰嚣张:“怎么不说话了?怕了?就你这样的货色,能过了试镜才有鬼!我劝你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用在钻研演技上,别成天就想着蹭热度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十七号,阮软!”工作人员开门道。

前一个试镜的演员沮丧地走出来,叹了口气,对其他人道:“没想到一个小配角也要求这么严格。”

在阮软进去之前,秦钰满眼真诚地道:“亲爱的,祝你成功。”

……

房间内。

导演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需要什么道具吗?”工作人员贴心地问。

“一件红衣吧。”阮软看了眼,知道他们有准备服装,以帮助演员入戏。试镜的片段是这个角色的高光时刻——她被男主一剑刺穿心脏的那一幕。

阮软穿上那件如血的红衫,跟她对戏的男演员已经就位。

“她到底有什么好?!你从来都不肯多看我一眼!可对她,你倾尽了所有情爱……是不是只要没有了她,你就会爱我!”阮软死死攥着男人的衣襟,眼神狠戾可又带着点凄楚。

“你不是她,永远都不会是。”男人冷漠地道,狠狠甩开了她的手。

阮软忽然笑了。

那带着泪的笑容忽然变得疯癫,她猛地抽出剑来,刺向另一边!

“住手!”男人飞快地擒住阮软,稍一用力,就夺回了剑,眸中寒光乍现,反手把长剑捅进了阮软的心口。

阮软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人。

她的眼神中包含了太多情绪,有痛苦、恨、疯狂,还有无望的爱……

如果说她前边的表现只能算是中上,那么这一段就绝对是堪称影后级别的演技了!不,或者说比影后更好!仅仅是这一个眼神,就让人感到鼻尖发酸,连那严肃理智的中年男导演,此时都红了眼眶。

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演员!

阮软轰然倒地,却固执地抬了抬手,想触摸眼前那冷漠无情的男人。他的温柔好像从来不肯施舍半分给她。

“你……有没有爱过我……”阮软问。

她明知没有,可直到临死前一刻,还带着一丁点奢望。

男人绝情地摇头:“早知今日,当初我就不该救你。”

阮软却仿佛看到了那年初春,男人逆光前来赎她,对她说:“别怕,从今往后益王府就是你的家。”

她心甘情愿为他杀了许多人,多次身犯险境。

哪怕身受重伤,可只要他一句:“辛苦了。”她便十分满足。

往事一幕幕掠过,只觉满目荒唐。

阮软唇角带着浅淡的笑,随着最后一滴泪滚落,那双眸子也永远地阖上了。

……

良久。

寂静中才有人回过神来,红着眼鼓掌。

谁也没想到,会有人将这个极小的角色演得这么出色!陈导演甚至走过来,亲自把阮软扶起来,板着脸道:“白芷就由你来出演!”

“陈导,不再试试别人了?”

“就她了!”陈导严肃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按理说白芷这个小角色,犯不着让我来试镜。但看过剧本的都知道,这个小角色对整部剧来说多么重要!这个角色交给阮小姐,我放心!”

阮软缓了缓,从角色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对陈导笑笑:“我会尽力做到更好。”

一行人从房间里出去。

正迎上那些好奇结果的演员们。

只见工作人员对她们道:“角色已经定下来了。”

“定了谁?”有人问。

“不会是……她吧?!”有人指着阮软,难以置信地问。

陈导扫了一圈,对娱乐圈中的这些现象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不咸不淡地道:“定了阮软,你们有意见吗?”

有,但谁也不敢说。

甚至有人开始暗暗猜测,是不是阮软跟陈导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关系,才暗箱操作,定下了阮软。

陈导很快就带人走了。

季云姗等在最外边,最后才得到消息,一时之间惊喜异常。她原本根本没抱任何希望,现在简直喜出望外,拉着阮软好一番问:“怎么定的?陈导还说什么了没?你刚刚怎么演的,待会儿回去再给我演一遍,我看看。”

“陈导让我好好表现。”阮软笑道,她知道季云姗是真心为她好。

但秦钰就不一定了。

只见秦钰在人群之中,笑容极其勉强,过了好一会儿才走过来,对阮软道:“恭喜你了,亲爱的。”

阮软有些看不上她。

既然心思多,那么就把自己那点腌臜藏好。前世宫里头的那些人,随手拎个宫女出来,都比秦钰的表情管理好。

“同喜。我记得你不也拿下了女二号?”阮软故意问道。

秦钰支支吾吾的,眼神中的嫉恨更深,只是面上还维持着笑容,但凡有点脑子的都能看出她那点心思。可惜,秦钰还以为阮软是从前那个天真的女孩。

其他人再怎么不服气,也得抓紧时间去赶下一个试镜。

阮软拉着季云姗准备走了,可偏偏秦钰又拦下了她,还眼神示意她支开季云姗。

等只剩下她们两个人的时候,秦钰才柔声道:“我真替你开心,这下网上那些黑子就不会说你配不上清宇了。”

阮软静静地看着她。

秦钰被看得背后发凉,心中暗道,自己怎么会怕这个蠢货?想到这里,她定了定心神,继续说:“我昨天碰见清宇了,跟他约好了时间。他过几天要去黎山影视城客串,让你去探班。对了,你跟陈导的事……我会替你保密的。”

同类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