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内容简介

小说目录

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精彩节选

只要踏上这个台阶,接了凤印,阮软便从贵妃升为后宫之首。

她一袭繁重宫装,顶着炎炎烈日,眼中却是对未来满怀憧憬的雀跃。这围墙之内尔虞我诈,她入宫数载,历经多少磨难才终于登上这个位置……但如今,一切都是值得的了。

在众人注视下,阮软端着华贵的姿态迈步。

下一刻。

她忽然五脏六腑绞痛不已,面色惨白,大颗冷汗滚落,即使用尽全身力气也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

怎么会……

只差一步……

阮软坚持不住,从台阶上轰然摔落。

周围惊呼、着急、慌乱……阮软费力地睁着眼睛,目光穿过重重人群,看见那在万人之上的陛下——竟然舒了口气,冷笑起来。

是他?!

难怪今日他特意过来,还赏了早膳,叮嘱她每样都尝尝。呵!她早该明白的!她乃重臣之女,陛下怎会让她登上后位?!只不过是忌惮于她娘家的势力,便设下这个局,既不得罪阮家,还能除掉她这个障碍!

只可惜,她明白得太晚了!

阮软再也支持不住,带着满腔恨与不甘,阖上眸子。

……

“李医生,还请你们保密,不要说出去……”

阮软觉得自己像是踩在棉花上,四周白茫茫一片,只是耳边却出现了些断断续续的声音。什么“医生”?莫非是地狱里的小鬼?阮软忽然感觉身上难受得厉害,反胃恶心,喉咙也痛。

一睁眼,入目是灰白色。

“我的小祖宗啊,你可算是醒了!你都快吓死我们了。我知道最近网上你的黑料比较多……但哪个明星没经历过?要想红,就得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咱们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想不开,也不能选择在录制节目的时候自杀吧?”

“节目组都傻掉了。”

“不过万幸你醒过来了,以后可别再做傻事了。”一个奇怪的女人絮絮叨叨地说,她的头发剪得很短,难道她不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吗?!竟然还穿着那样大胆的服饰……!

此时,另个年纪小些的女孩不认同地开口:“季姐,别数落了,我觉得这也是件好事啊。现在网上的舆论已经开始慢慢变了。说阮姐是因为网络暴力才想不开的,并且还有许多路人替阮姐说话。”

她们都在说什么胡话?

“大胆!”阮软头疼得厉害,大声喝道。身为贵妃的气势尽显无疑,一时间床边的两人都被震住了。

很快,无数记忆贯入脑海。

阮软只觉得自己的头仿佛快要炸开一样,被迫接受着那些荒唐又不可思议的信息……她现下用了别人的身体?匪夷所思!可现实又在证实着一切都是真的。这具身子也叫阮软,但却是个十八线小艺人。

之前因为倒贴男流量而被嘲,随着她在节目里哭着解释,以及取关男流量等操作,导致她被嘲得更厉害,甚至产生了大批专门狙击她的黑子。

这次是参加一个户外竞技真人秀,但她却突然解开了威压,跳下海中。

然而真相却并非如此。

床边这两人,短发的是经纪人季云姗,而小女孩则是助理娜娜。

“祖宗啊,你又犯什么病?我记得你最近也没拍什么古装剧啊,是不是刚醒来还没回神?”季云姗坐在床边,摸了摸阮软的额头。

阮软心道,按年份算,本宫确是你们祖宗。

但这事发生得太过突然,太荒唐,阮软直到现在都没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深深笼罩着她。

“怎么不说话?”季云姗又忧心地问。

阮软不得不开口,只是嗓子似乎受到影响,嘶哑至极:“无碍,你们且退下吧。”现在她脑子里乱得很,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在告诉她,不应该这般说话,可她自身根本无法接受此事。

季云姗的忧色更深:“阮软别是脑子坏了吧?”

“人家都说脑子进水就傻了,说不定是真的。”娜娜也焦急地道。

“你赶紧去找医生问问怎么回事,我去给她买份早餐。”季云姗揉了揉太阳穴,显然愁得不行。

随着二人先后离开,阮软立刻下床,走到门边小心地查看了一番,确定她们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后,才迅速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她消化着那些记忆。

这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莫非她当真借尸还魂了?为何不是回到大凌朝?!也不知阮家在自己死后如何了……倘若再给她一次机会重来,她定要让慕容聿不得好死!现今虽是活了,可她所熟悉的一切全都不在了!阮软走了会儿,便觉得身子不爽利。

周围似乎有人在偷偷看她。

阮软这才想起,原主是个小明星,恐怕这个身份会惹来诸多麻烦事。

她垂了垂脸,匆匆向前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但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混乱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季云姗和娜娜,生怕多待一会儿都会露馅。若真是梦还好说,若不是呢?岂不是会被人瞧出端倪,当成怪物般关起来?

初秋的早晨还有些凉意。

庆市是最大的经济文化中心,因此这个时间段街上已经是车水马龙。

阮软并不适应这样的地方,即便有原主的记忆做帮助,却依然走得不稳当,尤其是走了一刻钟后,这具曾被海水浸泡多时,如今还未恢复的身体开始越发难受。阮软走着走着就觉得头晕目眩,眼前都是重影。

心慌得厉害。

“滴……!!!”

阮软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被称为“汽车”的怪东西冲了过来。霎时,她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下一刻,她就被撞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她确定,原来她真的还活着。

只不过腿像是被撞断了似的,血潺潺流出,动一下都疼得浑身颤抖。

“楚总,这事不怪我啊,是这个女的突然冲过来!是她想找死!”司机满脑袋冷汗,连忙去了后车门处解释,生怕失去这份好工作。

车门蓦地打开。

阮软忽然感到心悸,下意识抬眼看,正对上了一道冷厉的目光。

男人轮廓冷硬,眼眸黑沉却犹如星空般深邃,用剑眉星目来形容最妥帖不过,此时浑身带着一股子不悦的气势,让他身上的威慑力更显得磅礴,这是个非常冷漠危险的男人。

但阮软却咬紧牙根,忍着蚀骨的疼痛,蓦地冲上前去。

“慕容聿!我不会放过你的!”

同类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